”她眼噙泪珠回忆
时间:2019-04-17     点击率:93     编辑:

  月城仲春,悲伤成海

  4月2日晚,第二批6具英雄遇难者遗体运抵西昌,大批市民怀着悲伤的心情,自发在街头送行,向牺牲的英雄致敬。4月3日,记者在现场看到,去往西昌市殡仪馆的免费摆渡车上挤满人。他们中,既有西昌市民,也有从祖国四面八方疾驰而来的昔日战友等。他们聚在这座“月光之城”,或肃立默哀、或齐声高歌、或敬献哈达,只为送别英雄最后一程。

  3日一早,就有西昌市民前往市殡仪馆悼念在木里大火中遇难的勇士。

  殡仪馆位于西昌市北郊的姜坡路,距离市中心差不多10公里,沿途的街道上,挂满了白色的花朵和黑色的横幅“英雄,一路走好”“扑火英雄永垂不朽”……

  为避免堵车,有关部门对通往殡仪馆的道路上实施了临时交通管制,市民只能步行或乘坐摆渡车前往。

  在祭奠室前,人们排着队,献上鲜花,再鞠躬致敬。鲜花摆满了殡仪馆外的走廊。一片花海中,放着一个塑料袋装着的几个橘子。经过努力寻找,记者找到了送橘子的人,她是一位来自美姑县的彝族妈妈吉泼莫日左,今年65岁。

  得知战士们为救火而不幸遇难,她悲伤不已,专门坐大巴,来到西昌市区,悼念这些勇士们。

  “为什么要带几个橘子,而不是一束花呢?”记者问她。“我就觉得娃娃们口渴得很,就买几个橘子送他们。”话没说完,吉泼莫日左又开始掉眼泪,“你们一路走好啊,娃娃们!”

  “90后”老兵送别“90后”小兵

  下午2点40分左右,人群簇拥中,一男一女左右搀扶着一位老人,拄着拐杖,一瘸一拐缓步走来。老人深蓝色外套前,印着“抗战老兵”几个大字,脖子上还挂着勋章。

  他身后的孙媳妇何女士介绍,老人名叫周禄生,今年已97岁了。他祖籍湖南,曾参加长沙保卫战、衡阳保卫战。他们家就在离殡仪馆不远处的高枧乡中所村8组。

  “父亲耳朵听不见了,行动也很不方便,但他坚持要过来送一送这批‘90后’英雄。”女儿周开秀搀扶着老人说,得知英雄遗体运达西昌后,老人希望能亲自来送别这群年轻英雄。“他说他也是当兵的,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”

  当他们一家人来到灵堂前时,志愿者告诉他们,灵堂还没布置好,暂时不能进去。老人就静静地肃立在灵堂门口,眼睛望向里面,久久不愿离去。

  周开秀说,父亲虽然年龄大了、走不动了、耳朵也听不见了,但他心中十分明白,内心充满着对英雄的敬意。“明天的追悼会我们还计划带他去参加一下。”过了十多分钟后,一家人扶着老人,缓缓地、不舍地离去。

  灵前放歌送战友

  “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/鸽哨声伴着起床号音/但是这世界并不安宁/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……”下午四点左右,殡仪馆外响起了整齐的歌声。200多名退伍老兵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赶来为昔日战友送行。

  虽然老兵们已不再服役,但是我们能从他们坚定的眼神和有力的唱腔中,读出那份坚定和力量。其余在场的人自动退后,也跟着大声唱起来。

  “一二一、一二一。”在有序的指挥下,老兵们每人手握白花,排成整齐一列,一 一敬献。活动结束,几个退伍老兵站在几辆客车旁聊天。一名退伍老兵25岁,在成都上班,“我退伍的时候就是他们(一些牺牲英雄)入伍的时候,感慨啊。”

  “这次来的退伍老兵,大多和英雄们是战友。当时听到失联消息后都不愿接受。后来我们通过微信群组织到一起,开了20多辆车过来,送战友最后一程。”一位退伍老兵说。

  负责组织这次活动的一名退伍老兵介绍,后续还会有战友过来,总数大概有600多人。所有退伍老兵计划参加了4月4日的纪念活动再离开。

  藏族姐妹为英雄献上哈达

  临近傍晚,四位身着轻便衣裳的女子从祭奠摆渡车上下来,她们是朗杰祝玛、吉克美美、白马曲珍、扎西央宗,均来自木里县。

  她们径直走向群众祭奠服务点,四人分别从各自挎包中取出一条长长的哈达,献给这些可爱的英雄们。

  今年38岁的朗杰祝玛扎着马尾辫,身穿白色衬衣、黑色长裤。“我的老家就是发生火灾的雅砻江镇立尔村。”她眼噙泪珠回忆,火灾发生第一时间,当地就组织力量参与救援,虽然具体情况自己不是很了解,但是祭奠英雄,她义不容辞。

  “我们几个都是好朋友、好姐妹,自发相约过来的。一路坐汽车,下午才到西昌。”朗杰祝玛告诉记者,哈达是藏族人民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,象征纯洁、洁白。“上面的图案寓意平安。希望他们的家人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。姐妹们说,家乡还有一批人,陆陆续续赶来祭奠,为他们祈祷。‘木里人民永远记着他们,永远!’”

  相关新闻

  凉山州政府决定:4月4日为全州哀悼日 全州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

客服1:48777104
客服2:48777104